测试广告1皇上震惊的听着,而后咬牙切齿的问

    “你说一切是虞姬谋划的?她既借你母后的手放走令她有威胁的香妃,又借朕的刀,杀你母子,坐上皇后宝座,还肆意戕害皇子?”

    “难道至今,你还没看出虞姬的真正面目吗?”王蛟看着皇上的目光带着鄙夷。看书否 m.kanshufou.com

    皇上默默摇头,有些不敢相信的道

    “难道真的是虞姬所谋?她一向是那么的得体贤淑,走路连只蚂蚁都舍不得踩死。”

    “恶心的伪善!”王蛟憎恨的吼一句。

    “她平日里对不悔爱护有加,视他如亲孙,难道她的善良,是伪装出来的?”皇上痛心道。

    “她请缨照顾不悔,不过是想将他作为质子留在身边。就连虞美人,都是她想拴住我的筹码!”

    “所以,七年前,我们要你与美人完婚,为皇家开枝散叶,你便以种种借口推搪,甚至随便与人生了不悔,便算是给皇家一个交代?”

    “对!我怎能成为她的傀儡,再受你们摆布!”

    “可是蛟儿,她若有心害你,大可毒杀不悔,怎么会不眠不休的亲自照顾不悔?”

    “她不敢随便对不悔下手,是她知道若不悔有任何意外,她的儿子,也将被我手刃。”

    “荒唐!阿旭终究是你的亲弟弟,你竟敢对他动恶念?”皇上又对王蛟呵斥。

    王蛟失望的看着他的父皇,眸子里的森冷,令皇上彻骨寒

    “我秉承父性,连父皇都敢举起屠刀,弟弟又算什么!”

    王蛟说罢,转身离去。

    “……你不再去瞧瞧不悔?他的烧还没完全退呢!”

    皇上在他身后叫道。

    “我儿命大,像我一样,死不了!”王蛟丢下话,离开御书房。

    在御书房门外,却看见似乎站了良久的国师爨颜,爨颜嘴角似乎带着深不可测的笑。

    王蛟也不理睬爨颜,径自阔步而去。

    承王离开御书房,惴惴不安的傅承恩才敢爬起来,有些委屈和愤愤不平道

    “皇上,自古以来,只有君要臣死,父要子亡。哪有身为儿臣,敢对君父……动刀拔剑之理。”

    皇上想到王蛟对自己的大不敬,又气得团团转。

    “蛟儿着实狂妄不羁,但有一人,敢祸乱后宫,害朕痛失挚爱,更加罪不可赦!”

    皇上咆哮着,一把将龙案上的文房四宝扫落地上。

    傅承恩眸子急转“皇上说的,莫非是……”

    这时候,一直站在御书房门口看他们父子恶斗良久的国师,看着不欢而散的父子,眸眼竟似有不经意的喜悦。

    他缓步进来,淡淡的问

    “皇上,您和承王这又是怎么了?”

    “国师说得不错,那个逆子,还真是朕的克星,气死朕了!”皇上气哼哼的来回踱步。

    “微臣可不敢说承王是皇上的克星,只是依卦象直言罢了。”爨颜道。

    皇上叹道“是啊,国师几次占卜,皆显示蛟儿乃朕的克星,难道我们真的无缘父子?”

    “皇上,承王羽翼已丰,您这般动怒,无疑挑雪填井,无补于事啊。”国师不咸不淡的道,却有些煽风点火。

    “朕有几十只瓜,还可以继续长瓜,即便烂掉一两只,又有何可惜的!”皇上拍着桌子道。

    “可是,偏偏那只大瓜,却是生命力最顽强的,轻易烂不了。”国师道,“好在,皇上得到天门之钥不

类似:
大家在看

我在惊悚游戏里封神(无限)

壶鱼辣椒

美女总裁爱上小保安:绝世高手

问鼎

叶辰萧初然

叶辰萧初然

上门兵王

一杯八宝茶

天唐锦绣

公子許

抓鬼小农民

我丑到灵魂深处

今日推荐

语言选择
0.0007s 0.7474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