测试广告1343

    加上这家伙虽然资历浅,但这几年大闹司法界,州高院、联邦巡回法院、乃至联邦最高法院都留下他唾沫横飞的英姿,其中不少被法庭画师画下来,登载在各大报刊上。读爸爸 m.dubaba.cc

    普通律师一辈子都未必能做到的打通关,被他轻轻松松达成了成就……

    而且都是胜诉!

    要知道厄尔·沃伦那个老东西可是出了名的难缠的自由派,爱德华以一个保守派的身份能从他手里拿下其最高法院的首胜,也是不大不小的奇迹了。

    加上他和小威廉·巴克利以及德沃金的辩论,也让他的政治立场开始广为人知起来。

    70年代是开放前进的年代,自由派思潮占了上风,或者说是大行其道,厄尔·沃伦带着一群自由派大法官为此大踩油门,整个合众国都在向民主党规划的路径上狂奔不已。

    但别忘了,合众国是清教徒建立的国家,保守派也许占不到多数,但保守派思想却是这个国家的理论基石,更何况,实际上,保守派占据了这个国度大部分资源,他们才是国家背后的掌控者。

    他们非常看重梯队人才的培养,而爱德华虽然看起来有点混,有点自由主义倾向。

    保守派大佬也不蠢,深谙周公听其言观其行的道理,看看这小子的辩护词和辩护思路就知道,他绝对是根正苗蓝的资本主义接班人。

    于是爱德华成了斯坦福行为科学高级研究中心有史以来最年轻的访问学者,这无论从那里来说都是巨大的荣耀。

    但某人却有点不想去,尼玛!

    加州在西海岸啊,要飞纽约得八个多钟头啊!

    等于上班了。

    可不去也不行,他也知道机会难得,是露丝伯格花了大心思才搞定的,他这属于破格中破格。

    按照常规,他至少得三十岁后,且在耶鲁担任教职若干年才有资格提申请,最好还得弄个古根海姆学者之类的头衔,这样名气才够大。

    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爱德华此行多少也有点镀金的意思,当然他自己并不这么认为,而是觉得实至名归。

    别说这份心态倒实在是非常的美国化,脸皮当然也是。

    今天这顿饭算是让团队见个面,彼此熟悉一下。

    今后的分工是,大事情大方向爱德华做决定,同时负责拉些大案源来;日常工作伯特·维茨莱本和卡马西平商量着办,一般性的小官司和法律问题他们足以应付,碰到棘手的法律问题就去找露丝伯格,她可以帮助协调,请到相关方面的专家来担任顾问。

    明天,他就要去斯坦福报道了。

    晚宴散场后,大家各自道别,爱德华开车送露丝伯格回她父母家。

    “我觉得这就像是初中生的约会……”车停在路口,爱德华拉下手刹,满脸不开心。

    “怎么说?”

    “时间到了就得回家,而且都不让我去里面坐坐,当然就算你邀请了,我也不会去,我可不想面对你父母那关切的眼神!”

    “你是在害怕茱蒂丝吧……”露丝伯格把披散在肩上的头发卷在手指上,然后任其松开,如此反复,玩得颇为开心,这时她更像是个年轻漂亮的女人,而不是凛然不可侵犯的耶鲁之花。

    “啊……”下一秒,露丝伯格的右肩上忽然出现一只爪子,随即整个人被拉向驾驶座。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某人的嘴唇已经贴上去……

    ……

    ……

    ……

  

空梵踱其他小说:小康大道  一九八三浮生记  人与非人委员会  
类似:
大家在看

岳旗飘扬

茶墙

花豹突击队

竹香书屋

超级兵王

步千帆

权倾大宋

王风

摄政大明

虫豸

靖康雪

御炎

今日推荐

语言选择
0.0009s 0.7617MB